【泊头记忆】98年抗洪一线的泊头兵

在长江这次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中,池州段长江干堤顶住了八次洪峰的冲击,改写了建国以来池州大堤每逢洪水就溃堤的纪录。就是池州地委已经放弃的童铺圩险段,也被二炮抗洪抢险...


  在长江这次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中,池州段长江干堤顶住了八次洪峰的冲击,改写了建国以来池州大堤每逢洪水就溃堤的纪录。就是池州地委已经放弃的童铺圩险段,也被二炮抗洪抢险部队保了下来。

  这群沧州热血男儿,是1996年12月踏入绿色军营的。他们中间年龄最大的22岁,最小的刚满20岁。325人中,236人是家庭唯一的男孩,94人属独生子。他们先后接受了四次抢险护堤任务,排除了30余个重要险情。为此,《解放军报》报道了他们所在二炮抗洪救险部队的事迹。在肉体和心灵接受世纪洪水洗礼的同时,他们的壮举也为1640万沧州人民争了光。

  上等兵张勇是九连最小的战士,年龄虽小,却是全连的“优秀士兵”。于是,连长送他一个“小泊头”的爱称。6月26日部队开赴抗洪前线,“小泊头”又以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。他带领一组人每天步行50多公里巡堤查险。 8月23日上午,张勇奉命前往铜山乡抢修危堤,到达现场后虽只是早晨6点,但气温已高达30多摄氏度。别人刚抬一袋土,他已经扛了两袋回来了,不一会儿,他的身上就不知是汗水还是泥水了。看到最小的战士都这样拼命,同志们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。铲土的战士又忙不过来了,他赶紧换下一名新战士,飞锹铲土。由于用力过猛,他的一双新胶鞋很快就断成了两截。不知不觉“小泊头”一干就是6个小时,巨大的体力消耗,使他气喘不停,全身无力,捂进嘴里一把人丹后继续干。天近中午时,气温接近40摄氏度,由于严重中暑,“小泊头”倒在地上昏了过去。

  送他去医院时,连长才在他的被子里发现了他爷爷病重的电报。看电报,再看看满身泥水、昏迷不醒的张勇,连长落下了眼泪。出院后,他又回到了抗洪一线。休息时间,他就帮当地百姓挑水、收稻。

  在七连,泊头籍的战士孙占林入伍后,被评为“内务标兵”、“军训标兵”,三次受嘉奖,是七连同年兵学习的榜样。

  8月16日,部队接到去木闸乡排除管涌命令。距江堤30米远的一个池塘内,两个巨大的管涌冒出一米多高的浊浪。为了弄清水下的情况,部队决定派一名突击队员下水。

  “连长,我身体好,让我去吧!”孙占林第一个站了出来,话音未落,他已经系上了一根背包带向水中冲去。浑浊的江水几次将孙占林冲倒,他爬起来继续干。根据他提供的情况,防汛指挥部制定了可行的抢险方案,及时制服了这起恶性险情。

  8月21日,部队移防至奎秋江大堤担负查险、排险任务。由于连日的征战,再加上水土不服,孙占林持续高烧,军医要求他多休息,并连续输液三天。

  孙占林两眼含着泪:“大堤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,回去休息,我不是更受罪吗?”

  当孙占林所在的第二小组行至万梓村的一个池塘时,细心的孙占林发现塘边的草丛中冒水泡,他二话没说,把手电筒交给一个战友后,迅速跳入池塘,查出在近20平方米的水面下有三处沙渗。当发着高烧的孙占林向闻讯赶来的村长讲完情况后,一头栽倒在地。

  被称为“战地小记者”的韩书胜,是进驻大堤时第一个递交入党申请书的战士,他参加了应急分队。在现场,他的睡姿总与其他战士不一样,他总是一手拿笔,一手拿本。他写的新闻报道多次被二炮的报纸采用,对战士们起到了很大的鼓舞作用。他对着家乡记者的摄像机说:“我代表前线名泊头籍战士,向家乡的乡亲们问好,你们的儿子不会给你们丢脸!”他是满脸堆笑地说这些话的,可他那细心的父母,一定会看到儿子眼中含着的泪水!

  还有左广凯、王国正、尹长龙、杨宝辉、胡国辉、蒋胜旗以及我们没有见到的那316名战士,他们的故事就像那滔滔的长江水,时时在震撼着我们的心灵。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