閒旅人五年的戏曲文化艺术景观陈剑梅

经过漫长的五年时间,我的新作《南派传统粤剧艺术:经典粤剧古本〈斩二王〉》,终於在今年香港书展正式发布和出版。在这过程的最后阶段,我得康文署支援,感觉最是安慰。新书...


  经过漫长的五年时间,我的新作《南派传统粤剧艺术:经典粤剧古本〈斩二王〉》,终於在今年香港书展正式发布和出版。在这过程的最后阶段,我得康文署支援,感觉最是安慰。新书发布会上,康文署副署长(文化)杨芷兰女士、署理助理署长(演艺)冯惠芬女士及副经理(戏曲节目)邓卓昕女士亲身莅临支持,新剑郎先生与我一起主讲,欢喜非常。

  在主办方的安排下,我交代成书的来龙去脉,真的百感交集。比方说粤剧艺术的承传,犹如一棵长得枝叶茂密的大树,要看大树的健康状况,检查根部的情况,比单单监察枝叶有理。南派是粤剧艺术的根,所以我当年立志从南派的艺术流派及表演做派入手研究。

  这一研究是五至六年以来一直没间断,兴趣及使命使然,这个工作,其实一点不令人费劲。过程中气坏人的仅是人事上的各种各样问题,花了足足三年去解决。然而箇中涉及的人,都与具体的艺术无关,可恼也。

  其中有个主要的合作单位,在换班之后採取较多人性化的措施,所以为存忠厚,过去的错事不提了。

  我与康文署的文化节目组非常好,其主事人的判断专业、工作用心及效率优异,可能与多年营运戏曲节有关。起初是前民政事务局副局长许晓晖女士支持,可是她早已离任,并且身故,所以结论就是,我在恩上得恩。康文署负责赞助一个示範讲座的场地,事情虽小,但是鼓励尤深。

  五年中,最难忘的是亲睹西九文化区管理局戏曲中心方面的措施及姿态,彷彿一夜间产生了巨变。

  其发展至今,似乎不再是表面上的由艺术主导,而是行政主导。大老倌坐镇於一个展示戏曲元素的小场馆,以吸引戏曲门外汉为名,原意就是招徕,只是招徕。业内的艺术家前辈,现已实际上无从共商戏曲中心的议案。往后香港粤剧发展,还是主要靠康文署了。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